咨询热线:136-8683-6125 /135-9016-2502
实务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刑事视野/实务文章

官久兴:律师如何“从容”办理刑事案件?先从这四点说起

发布时间:2018-12-28

  如何才能成为优秀的刑事辩护律师?如何才能达到前辈大咖的境界?这是许多刑辩人关注的话题。

  受益于大成刑辩肥沃的文化土壤,结合多年思考和工作践行,笔者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能够“从容”的办理刑事案件,在从容不迫的状态下,刑事律师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全流程介入刑事案件,在这个过程中精细化的去研究案件事实和法律,去推动和把握案件进程,去历练和沉淀自己专业的能力,依法为当事人提供有效的辩护,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贡献律师应有的担当。假设一个辩护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疲于奔命的应付,流于形式的过程、焦头烂额的状态,可能很难办好刑事案件。

  那么,究竟如何才能做到从容的办理刑事案件呢? 笔者分享四点感悟!

  第一:坚守自己的“出发点”。

  在接触案件咨询的时候,律师会认真的聆听当事人关于案件事实的介绍,初步判断案件可能的走向。如果遇到家属不清楚情况,会少量收费先去会见嫌疑人,了解案件事实。以上的接触过程,包括我们在内的大部分律师应该都能在内心建立案件可能走向的初步判断。

  这个时候可能就是我们拷问自己出发点的时候了:是为了“收案收费”而用所谓的技巧去促使当事人和你签约?还是忠于自己的内心判断,认为这个案件可能存在事实上或者法律上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量刑偏差等问题?并发自内心的认为:你可以用自己专业的技能和勤勉尽责的态度去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并将这样的内心态度传递给当事人及其家属?

  我认为这样的出发点会决定你和当事人以后的“关系”。纯粹为“收案收费”而进行的签约,随着案件长时间的进行,可能之后的工作会越来越流于形式,当事人可能会越来越抱着怀疑的态度与你交流,有可能律师和当事人家属之间的消耗而让律师无心于案件更深入的细节。而如果你坚持的出发点是忠于自己内心的判断,那么从一开始就和当事人坦率的交流,你不需要为了接他的案件而小心谨慎、甚至答应和纵容他们不合理、不可能的想法,你的内心是敞亮的,你可以在案件进行中的任何时候告诉当事人真实的情况,并告诉他你能做的工作和可能面对的局面。

  他会怪你吗?你会因此而慌乱吗?我们坚持自己用专业的知识和勤勉的态度去帮助他,当事人不会感受不到。而且,这样的出发点也会让我们避免盲目的追求高额律师收费,因为我们会知道,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会付出多少劳动,我们可能在多大的空间内进行有效辩护,可能取得大概什么样的辩护效果。

  然后,给自己的劳动合理定价,我们收取的律师费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双方都会认为这是公平合理的。

  虽然万事无绝对,条条道路通罗马,可一个正心诚意的出发点是不会错的,从事刑事业务也会有丰富案源的,坚守你的出发点会给你带来内心的从容。

  第二:讲透程序、讲透工作内容,敢于和当事人约定必要的会见次数。

  光有出发点是不够的,刑事案件有大量繁琐的过程,有些甚至是旷日持久反复转折的过程,你无法把握当事人及其家属在这个过程中心态的变化,有时甚至是过份的要求。所以,在签约之前,记得一定先讲清楚:首先不可能保证结果,重点还要讲清楚刑事诉讼的程序和你的工作内容。

  以侦查阶段为例,我们在接受案件的开始,会给当事人讲清程序:嫌疑人在被刑事拘留后,侦查机关最长会在30天以内向检察院报捕,检察机关会在7天之内作出是否逮捕的决定;

  如果逮捕,侦查期间会有起码2个月的时间;

  如果案情复杂,到期不能终结的,经上级检察机关批准延长1个月;

  重大犯罪集团作案,流窜作案、犯罪涉及面广、路途遥远等案件,经省级检察院批准,会再延长两个月;

  可能判处10年以上案件,在此基础上经省级检察院批准会再延迟2个月,发现新罪重新计算侦查期间。

  这样的程序一定要给当事人讲透,并确认当事人清楚的了解,让他们有充分的心里准备。

  在讲透程序的基础上,还要讲透工作的内容。

  仍然以侦查阶段为例,从刑拘后开始接受委托,首先要做的是第一次会见,首次会见非常的重要,应尽可能的了解案件全貌和细节,首次会见的更多内容因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故不展开。

  会见以后会及时和当事人反馈依法能够透露的案件事实,之后我们需要将委托手续和辩护函交给侦查机关,并向侦查机关了解案件事实。虽然,这一过程侦查机关并不一定会告知我们太多的细节,可这个工作是应该进行的,辩护人根据会见的情况以及向侦查机关了解的案件情况,对一般性或者你认为重要的问题书面发表第一次辩护意见。比如管辖、比如经济纠纷还是经济犯罪等等;并且密切的关注案件报捕的情况,应在报捕后到检察机关与检察官至少书面沟通辩护意见,并将你工作的情况及时反馈给家属和在押的嫌疑人,这也是我们认为需要在委托前给当事人讲透的。

  讲透工作内容不仅是让当事人知道我们会做什么,也会让当事人知道会见的必要性和会见的次数,在什么时候去会见是必要的。

  比如以上讲的第一次会见,报捕前初步辩护意见需要与在押的嫌疑人会见沟通,若逮捕后及时会见告知嫌疑人之后会面临的程序和时间,并分析逮捕的原因以及之后需要进行的工作。逮捕后我们一般会告知家属,逮捕后一个月左右去会见了解是否有新情况,侦查终结前再去会见一次了解是否存在新的侦查事实。

  这样一来,我们就和当事人已经达成了侦查阶段一般5次必要性会见的共识。除此之外的会见就不一定是必要的会见,如果家属要求多次非必要会见,我们只能每次另收取费用,这会避免一但出现较长的侦查期限的情况,家属不停的要求会见,而辩护人因此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而疲于应付。我们认为这样做是对家属负责的,让大家都能够理智的面对这个过程,同时让辩护律师能够把精力放在之后更重要的阅卷、整理证据,确定辩护细节等工作上,避免还没有进入正题,双方已经筋疲力竭的局面。

  第三:敢于、善于和办案单位沟通和交流。

  “法律职业共同体”近年来已经不再是一句口号,我们在办理一起诈骗案件的过程中,从侦查阶段开始,就认为本案不应该孤立的看待为诈骗犯罪,如果全貌的去认识这个商业模式,嫌疑人可能并不构成诈骗犯罪,从接受委托以后一直与侦查机关的侦查人员当面多次交换意见。

  有些决定侦查人员无法作出的情况下,也去约见侦查机关的负责人,后来案件到达检察机关,我们也不厌其烦的去约见承办检察官,在承办检察官表达无法单独做出决定的情况下,不放弃的去约见检察机关负责人,并获得检察机关的尊重。在其他必要案件中也多次进行这样的工作。我们的感觉是,你的专业和态度会赢得尊重,他们会愿意听辩护人讲有价值的观点。

  辩护律师的角色是法律赋予的神圣地位,我们和办案单位的人是因为法律设定的角色各自在做着自己份内的事情,我们收取的律师费和办案人员的工资,性质上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自己的劳动所得,我们是平等的。

  我们的目标都是把每一个案件办好,不枉不纵,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法律的尊严和地位,所以抱着这样的心态,我们总是敢于从容的向办案单位的工作人员发表我的独立观点和看法,并将我的观点和看法有条不紊、不卑不亢的向办案人员阐述,这反过来也激励辩护律师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能够说到案件的关键部分,发表有价值的辩护观点。

  请相信!你说的话不是没有人听,只要你说的有法有据。当然、如果遭遇不法,也要敢于依法对抗。

  第四:全流程及时向当事人及其家属告知案件进展和辩护工作的进程。

  律师基于专业的能力,忠于法律和案件事实,同时很重要的也是来源于当事人的信任。

  刑事案件多数特点是时间跨度长,嫌疑人处于被羁押的状态,家属只能寄希望于我们,这个过程他们难免是焦虑不安的,辩护律师应该主动积极的告知案件到达了什么阶段,你做了什么?你准备做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有没有取得效果,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我认为都应该告知当事人及其家属。比如,侦查期间什么时候届满,是否延期,甚至是一周两周没有任何进展,我们都应该告知案件没有任何新的情况、没有新的进展,哪怕你告知的是没有进展,也许对当事人及其家属都是进展。

  刑事案件涉及到当事人最切身的利益,是自由、甚至生命。辩护律师要担当起法律给予我们的角色和责任,应该有能力从容的面对每一起接手办理的刑事案件,担负起当事人和家属的重托,担负起法律赋予我们辩护人的使命。

(来源:大成辩护人丨作者:官久兴)


马成律师团刑事辩护网联系方式

座机:0755-26224036/26224037

手机:13686836125/13590162502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1006号国际创新中心A栋3层、4层

关键词:深圳刑事律师;深圳刑辩律师;深圳刑事辩护律师